最新消息:本站主打原创短篇文学,集伤感文章、情感日志、心情日记、散文精选、诗歌大全、经典语录,精美文章以及短篇小说为一体,为广大文学爱好者提供学习交流平台。

优美散文

栏目提供优美散文,优美散文欣赏,优美散文摘抄,优美散文诗,优美散文集类文章。

笃信那最初的模样小乌龟
优美散文

笃信那最初的模样小乌龟

admin织梦58 2020-07-27 86浏览 评论

天马行空的思绪里,还没刻意的想过会有一个人突然闯进我的生命里,她高傲地站在远处,直愣愣的望着我。我想给她几句问候,想给她所谓的她想要的需求,更想问她,为什么在苍茫的人海中偶然的相见,只看到我来到的时刻。她曾刻意的给了我无数次坚定的眼神,我...

泡沫落殇,我们弥散在十里春风环境描写
优美散文

泡沫落殇,我们弥散在十里春风环境描写

admin织梦58 2020-07-27 169浏览 评论

编辑荐: 我们没错,错的是时间,让我们本来就不属于彼此的两个人匆匆邂逅,给彼此青涩的岁月,剜下了不能治愈的伤痕。 妄为的十里春风中,我们将无知的未来嘱咐在彩色的泡沫里,我们举首仰望,我们低头摆弄,我们在嘴角的弧度里扬风虔诚。 在漫天舞逸的泡沫...

成为母亲的路上梦游天姥吟留别赏析
优美散文

成为母亲的路上梦游天姥吟留别赏析

admin织梦58 2020-07-20 140浏览 评论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原著中有这样一段话: The animal in front of you must know where it stands, whether above you or below you. Social rank is central to how it leads its life. Rank determines whom it can associate with and how; where and w...

江南无秋江永女书
优美散文

江南无秋江永女书

admin织梦58 2020-07-20 164浏览 评论

一场落叶缤纷,在寒风里卷成一团,淅沥的细雨淋湿了一树浪漫,竟无法断定是秋季,还是冬天。满目秋天的景象,时令已是立冬过后的小雪了。 江南的秋天很短,短到你还没意识,没有看清,她已匆匆远去。 那些红黄灿烂,散落的斑斓,是初冬的风景。人们却说,看...

散文,人类最后的栖息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意思
优美散文

散文,人类最后的栖息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意思

admin织梦58 2020-07-19 78浏览 评论

这个社会日新月异;这个时代浮躁乏味。我们很多人的精神世界都是残缺的,我们都成了沉重物欲的奴隶。诚信缺失,感情泛滥,知识爆炸成了典型的症状。病态的人们时常行走于茫茫人海不知所措。于是乎,灯红酒绿成了他们麻木神经的鸦片。幻想一夜成名的人们风起云...

平穷是不会扎下根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优美散文

平穷是不会扎下根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admin织梦58 2020-07-19 111浏览 评论

在一个人漫长的一生中,总会碰到大大小小命运的磐石,那些敢于跳跃的身影,是一个个期待和渴望改变自身和家庭命运的灵魂。他们虽然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但从来都没有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那些为了摆脱贫困而留下的伤痕如一朵朵鲜艳的玫瑰向人们诉述着不屈...

岁月惹人老教师节的诗歌
优美散文

岁月惹人老教师节的诗歌

admin织梦58 2020-07-18 121浏览 评论

编辑荐: 是岁月惹人老,让我渐渐的在追忆里消沉,在抛弃里落寞。还是自己不甘,在贪婪的梦里不愿清醒,而遗失最美好的时光。 岁月没有棱角,却将悠悠情意深深地镌刻在,每一个人的额角。在举头抬眉间,轻轻地荡入岁月颠簸里的眼眸,倾扰着时光里的安然的你...

明天开始林静茹
优美散文

明天开始林静茹

admin织梦58 2020-07-18 173浏览 评论

假期的时光真好,可以把自己扔在床上一天不吃不喝不动,甚至停滞思维,把自己全部交给周公,在梦里徜徉。也可以拿一本书,坐在阳光充裕的平台上,或湖光山色的青石板上,抑或躲到图书馆,可以静静地坐着,不看书,也可以完全沉浸书池中。当然也可以约上几位...

坐落在二十岁的尾巴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优美散文

坐落在二十岁的尾巴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admin织梦58 2020-07-17 115浏览 评论

编辑荐: 我的二十岁,在带着牵挂的北风里扬舞,在杯盘的岁月里踌躇,在寂寥的管弦里缭乱,在我的心里涟漪。 狂野的北风侵犯着无助的残菊,暗淡在皎洁的月下,又是这般随随便便的地剥夺了青春红颜。潇洒的枯叶飘落在我颤抖的书角,原来,十二月的尾声已经悄...

叶的去留阴天
优美散文

叶的去留阴天

admin织梦58 2020-07-17 147浏览 评论

编辑荐: 我不喜欢万年青它一年四季色彩毫无交替,我不想喜欢桃李树它光秃秃的过于凄冷,而腊梅花香纵然是一股清流,它却像一个风尘女子,只可欣赏,不可亵玩。 叶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我无法回答。 即使天空从8℃阴沉转到15℃的阳光明媚,对...